第54章 停更通知!

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怡红楼离西湖不远,两人很快就到了。

    许仙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来这种风流之地,本来心里还有点别扭,不过到了地方后看见来来往往的读书人并不在少数,心里就好了许多。

    大离王朝男人占据社会主导地位,所以青楼是完全合法存在的。除了朝廷的大臣们或许会在意名声,不敢光明正大的来青楼寻欢作乐,一般的文人可没有顾忌。

    文人好风流。

    就像许仙书院的同窗,经常就会有三五几人相约一起前往青楼,这不会被认为伤风败俗,相反会觉得是一件风流的事情。

    甚至,大离王朝也并不缺乏青楼倌人和穷书生相爱后,一起私奔的故事。

    不管在什么地方,美人爱才子都是很正常的。

    如果贺亮是文采斐然的大才子,能做得一手好诗词,就算相貌差了一点,囊中羞涩,瑞云姑娘钟情于他许仙也不会觉得奇怪。

    关键是贺亮和原来的许仙一样,看见诗词就头疼的主啊!

    “估计这家伙心里也是缺乏一点底气,所以才非要把我拉上吧?”许仙摇了摇头,心里叹道。

    这个世界虽然流传有青楼女子和穷书生相爱后,拥有幸福美满结局的故事,但更多的还是悲剧。能开青楼的都不是善茬,要是没有足够的赎身钱,私自逃跑后被抓住可不会轻饶,脱层皮都是轻的!

    “滚开,滚开!哪里来的臭道士,敢来我倚红楼捣乱,信不信打断你两条腿!”许仙和贺亮还没进门,就看见一道人影被两名杂役打扮的龟公给扔了出来,旁边已经围聚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出言打趣嘲笑着。

    “现在的出家人真是了不得啊,也来青楼找女人了。”

    “而且还是嫖霸王娼,好胆量!”

    被重重摔在地上的道士像是没事人一样,很快就站起身来整理衣服上的灰尘,对于众人指指点点也不以为意,解释道:“非也,非也。我只是途经此地,忽然听到一阵悦耳琴声,犹如珠玉落盘,余音袅袅,乃是世间少有。就此别过实在遗憾,所以想进去拜访琴声主人。”

    “我不管你是什么理由,想要进倚红楼,就得有银子!”龟公冷笑一声,趾高气扬地道:“如果你有银子,别说进去听瑞云姑娘弹琴,就算你要找十个八个女人陪你也没问题!要是没钱,就马上滚!”

    “听琴又不会对你们有什么损失,何必这么吝啬呢?而且你也可以进去通告一声你们这位瑞云姑娘,说不定她也愿意我听她弹琴呢?”道士依然不死心,大有是非进去不可的意思。

    “这样吧,贫道我身无分文,要是你们实在要收取财物,贫道免费给你们写一张驱邪符当做费用如何?”

    此人自称道士,但并没有太多道士的显著特征。

    年纪看上去不是很大,约莫三十岁,穿的也不是道袍,只是一件普通的长衫,浑身上下没有道骨仙风,更像是一个落魄穷秀才。

    嗯,脸皮还挺厚,面对这么多人的嘲笑面不改色,没钱还要硬要进青楼。

    “谁要你的破符!”几个龟公气急败坏,咬牙切齿地道:“还废话不停,看来是要给你个教训才肯走了!”

    语罢,就开始撸袖子,准备动手打人了。

    旁观者见状也没有谁出手相助,在他们看来不占理的是道士,的确是胡搅蛮缠了。

    青楼是什么地方,没钱还要进被打也是活该!

    “住手!”围观的人群从中间被分开,挤出来两道人影,正是许仙和贺亮。

    许仙掏出银钱袋子,正色道:“这位道兄没钱,我请他可以吧?”

    接受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知道这些恶奴们的手段,要是这个道士不肯离去,几位龟公肯定会下狠手,道士被打断手脚很正常。这道士虽然行为古怪了些,但看上去不像是心术不正的恶人,看见他遭难许仙心有不忍。

    龟公见有人替道士出头,先是一愣,收敛了几分,打量了一眼许仙的穿着打扮和手里的钱包后,又冷笑道:“哪里冒出来的穷书生,你想请就能请吗?见瑞云姑娘一面,听她弹琴,最低也要二十两银子,你的钱够吗?”

    嘶,二十两银子!

    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已经足够普通四口之家一年的吃喝了!

    许娇容给许仙的钱袋里,装得都是一些碎银子和铜钱,加起来不过二两银子,连见瑞云姑娘半面的资格都没有。

    这些龟公在青楼工作许久,察言观色是基本的本事,一眼就能看出许仙是寒门子弟,所以底气十足。

    “狗眼看人低!”就在许仙略尴尬的时候,贺亮挺着胖胖的身子站出来,气呼呼的将自己的钱袋子扔了过去,问道:“这些钱,足够见瑞云姑娘一面了吗?”

    贺亮生气不是因为道士,而是因为这些龟公看不起许仙。此人虽然有时候无良、脸皮厚了一点,但人品还是不错的,最大的优点就是讲义气。

    今天许仙是被他拉出来的,他当然不能让许仙落了面子。

    龟公接住钱袋子,掂量了一下分量,脸上的不屑和愤怒很快就消失了,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够了,够了。几位爷里面请,我给你们带路。”

    他们在青楼里面当杂役,已经算是最卑贱的职业了,不会有自尊,只认准一个道理有钱便是大爷。心里对道士和许仙不爽,也不敢再表现出来。

    他们可以将没钱来捣乱的人乱棍打死,可要是将有钱的客人得罪了,他们也会被人乱棍打死。

    “道长,咱们进去吧。”许仙微笑着邀请。

    道士本想开口道谢,可是凝神打量了许仙两眼后,眉头忽然皱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讶异,像是现了什么东西,片刻后才道:“那就多谢公子了。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

    许仙笑着道:“我叫许仙,字汉文。道长不用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我身边这位贺公子吧。如果不是他,我就和你一样也得被拒之门外了。”

    贺亮摆了摆手,急冲冲地说道:“不必客气,今天我本来也来瑞云的。咱们快快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