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缘灭缘生

    夏侯烟浮自是清楚这点,欢愉和言谨的后路,她已经想好,她让翠翠坐自己旁边,握住她手语重心长道:“翠翠,不是还有你么?更何况还有小荣和十九在,小鱼儿和谨儿不会出差错的。”

    翠翠精神一振,“主子,你说贤妃……哦不,是季公子,还有江公子,他们现在如何了?还有臻儿和安儿,我好想他们啊。”

    “我也想。翠翠,虽然我看不到他们,但我相信他们现在一定过得很好。”

    翠翠点点头,又问夏侯烟浮:“主子,当初季公子和臻儿安儿走的时候,您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走?您当真眷恋陛下么?”

    夏侯烟浮摇摇头,“不是的,我想……”

    她抬眼环视着坤仪宫,目光满是依恋和深情,翠翠会心一笑,从她的目光中找到了答案。

    人一旦开始怀旧,便说明他老了。

    夏侯烟浮觉得自己老了。

    从前她最爱玩耍,但自从新人入宫后,她便只喜欢待在自己的坤仪宫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是抄佛经就是做女红,更多的时候,是回想从前。

    她怀念曾经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们。

    不忍回忆化作云烟,夏侯烟浮便提笔把她的所思所忆写下来,她的笔下有林影、顾良时、季显荣、江十九、顾晗、言止思,还有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独孤烬。

    夜深人静时,夏侯烟浮思绪翻腾,幻想着无数种可能:如果独孤烬做了皇帝,她当了他的皇后,他会不会爱她入骨,会不会把她宠上天,亦或者她的处境比现在还悲凉?

    如果她随江十九去了青冥宫,会不会就能与他和季显荣、臻儿、安儿、小鱼儿幸福无忧的生活在一起?亦或者,要与江十九和季显荣面对江湖的腥风血雨?

    如果当初她不让顾良时入宫,也没有怀上他的孩子,会不会顾良时不会战死沙场,仍旧安然的活在世间?

    如果当初她没有自私的把林影嫁给楚宛君,而是将他接入皇宫,那么她和他会不会依然甜蜜幸福,他仍是她的解语花,她依然是他的芙蕖姑娘?

    如果她待顾晗好一些,对他多些疼爱和包容,会不会他就不会英年早逝,现在还在她的身边唠唠叨叨的管她,给她做各种她爱吃的美食,温柔的唤着她“老婆”?

    如果她没有把江山禅让给言止思,会不会她现在仍与他和季显荣安稳的生活着,她依然是言止思的“烟烟”,他还是她的“止思。”

    可惜,没有如果了……

    三年后,夏侯烟浮生了一场重病,吃了许多药都不见好,翠翠想起她还有一瓶凝露丹,便劝她吃下。夏侯烟浮摇摇头,虚弱的道:“不成了,凝露丹治不好我,就算治好了,我还是会生病。翠翠,我近几日常常梦到顾晗小影和良时,我向小影道了歉,他说不怨我了,他唤我芙蕖,说还想和我回城南别墅,无忧无虑的过日子。”

    “良时说他想安儿了,问我安儿在哪儿,我说安儿和小荣臻儿去了青冥宫,他说想带我一起去找他们。”

    “还有顾晗……顾晗说想我,问什么时候能见到我,他说家布置好了,等我过去住。”

    “翠翠,我想我该去看看我的新家了。”

    夏侯烟浮提起逝去的人,笑的一脸温柔,翠翠却哭的泣不成声,她舍不得自己的主子,不愿她离去,但她知道自己并非神仙,无力回天。

    “翠翠,我想见止思,有些话……对他说。”

    翠翠抹抹眼泪,“好,奴婢这就去请陛下来。”

    一盏茶的工夫后,翠翠只身一人返回,她难过的对夏侯烟浮道:“主子,林美人生产,陛下在陪她。”

    夏侯烟浮了然,“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翠翠领命退下,她转身后,夏侯烟浮哭了。她有话想跟言止思说,但此刻看来,没必要了,那些来不及说的话,就随她一道化为云烟也很好。

    烟浮,烟浮,她的名字便是她一生的真实写照,如轻烟,如浮云,闹了个空来白走,到头来想要的什么也没得到。

    恍恍惚惚间,夏侯烟浮听见有人唤她的名字,一回头,看到顾晗站在光中冲她微笑。

    “顾晗,是你么?”

    夏侯烟浮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看到了心心念念的人,刹那间,她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她从床上爬起,向顾晗跑去,然而无论她怎么跑,都到不了他身边,他与她始终有一段难以跨越的距离。夏侯烟浮心里着急,迫切的想到顾晗的身边,可越急顾晗便离她越远,一个不小心,她拌了一跤,摔倒在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四周景象骤变,不再是富丽堂皇的坤仪宫,而是一片璀璨的星空,群星如雪白的珍珠般环绕在她身边,梦幻又美丽。

    夏侯烟浮满心欢喜的想抓一颗星星,未及触及星辰,她便飞速向下坠落,很快漫天的星辰便尽数消失,她坠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在黑暗中漂浮了不知多久,她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唤她的名字:“夏妍,夏妍……”

    声音渐渐清晰,她心头一暖,有点想哭,多久没人唤她夏妍了?正疑惑唤她的人是谁时,她忽然感到有一道强大的力量推了自己一把,紧接着……

    她醒了。

    入眼之象,不再是她的坤仪宫。

    “哎呀妈呀,真是吓死我了,你总算醒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夏妍耳边响起,她一扭头,就看到了一张戴着黑框眼镜的油腻腻的大脸。

    “饼、饼哥?”夏妍苦苦搜寻记忆,半晌,有些不确定的问。

    “哎!不错,还记得人,看来没睡傻。”饼哥笑呵呵地说道。

    “小夏你没事就好,要是你再不醒,我们就送你去医院了。”一人拍了拍夏妍的肩膀,很是欣慰的说,她给夏妍递了一瓶酸奶,“喝了吧,喝了继续工作。”

    酸奶?

    唉,她已经很久没尝过此等美味了。

    “谢谢啊,静……静姐。”

    夏妍向递给自己酸奶的吴静道了声谢,拧开瓶盖一口一口喝下。

    饼哥见夏妍已然清醒,便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夏妍却还没梳理清楚,苦思了半晌,她才对坐在她旁边的女人道:“静姐?”

    吴静一边敲键盘一边道:“嗯,有话快说。”

    夏妍吞吞吐吐道:“现在是哪年哪月?”

    “2021年5月17日。”

    “啊?这……”

    2021年5月17日,不就是加班的那天吗?

    夏妍记得自己正在加班,突然就到了大夏王朝,变成了大夏女帝夏侯烟浮,后来经历了一系列事情,她成了新帝言止思的皇后,不几年病重,临终时看到了她曾经的皇后顾晗,她想跑到顾晗身边,却怎么都够不到他,再然后,她便陷入一片混沌,混沌着混沌着,就醒了。

    夏妍怀疑自己在做梦,她掐了自己一把,真叫一个疼,疼就说明不是在做梦,她是真的回来了。

    她先穿越到古代,又从古代穿越回现代,应该是这样,错不了。

    敲击键盘的嗒嗒声不住在夏妍耳边回荡,偶尔传来同事们的哈欠声和抱怨声,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她,她回来了,她回到了原本就属于她的世界。

    夏妍有心酸有遗憾,但更多的是欢喜,那个令她痛苦不堪的深宫,彻底成为过去了。

    生活回归正轨,夏妍每天单位和家两点一线,日子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偶尔她会想起在古代的那段岁月,苦乐相缠,恍然若梦。

    她不懂那段经历是真的存在过,还是仅仅是她的一场梦,但那么多鲜活的人物,却深深印在了她的脑海里,成为她挥之不去的记忆,夏妍灵光一闪,何不把他们写进自己的小说里?

    夏妍说写就写,从自己穿越起动笔,一边回忆一边把故事敲到电脑里,写满两万字,她开始在网站连载,看她故事的人还不少。

    看着不断飙升的点击率和收藏数,夏妍挺欣慰,以往她写小说基本就是单机的状态,收藏数绝对不过十,评论也仅有廖廖几条,而且那仅有的几条评论还是她的一个铁杆粉丝贡献的,但是这次不同了,自连载之日起,她已经收到了几十条评论,夏妍高兴坏了,仿佛看见胜利在向她招手。

    有一天晚上夏妍下班回家,忽然收到了她的铁杆粉丝“药到病除”的私信:“您好。”

    第一次收到粉丝的私信,夏妍不敢怠慢,立刻回复:“您好。”

    几分钟后,“药到病除”说道:“作者大大,您写的小说不错,只是我有个问题想问您。”

    夏妍喜滋滋的想这人会问自己什么,是讨论剧情的,还是想交朋友的?她笑着回复道:“不用这么客气,您请讲。”

    药到病除:“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你是不是认识我?”

    夏妍不懂他为何这么问,问其故,“药到病除”曰:“我看你小说中出现了我的名字,所以我就问你是不是认识我。”

    这回轮到夏妍惊讶了,出现了他的名字?怎么会?小说中人物的名字都是她原创的啊,呃不,也不全是原创,是她把另一个时空的人物的名字搬了过来,就算与“药到病除”的名字撞了,估计也只是巧合。

    夏妍好奇“药到病除”撞了她小说中哪个人物的名字,遂道:“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药到病除:“我叫顾元曦。”

    顾元曦!

    顾晗!

    夏妍惊讶到无以复加,竟然是顾晗!

    过了许久,夏妍激动的心情才平复过来,顾晗,顾晗真的在这个时空么?这个时空的顾晗,真的是她爱的那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