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大男人有什么不能看的?

    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

    啊呸,你们是马,是骡子。我不是!我是最美男剑仙!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双眼,我却看不破那黎明前的终结。

    得了吧!你黑色的瞳孔是因为你身体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脉,和黑夜有半毛钱关系。

    盘坐在屋顶的林汐,张开紧闭的星瞳。望着炫彩的满天繁星,以及被星光点亮的天空,不由的痴迷神往。

    『凉白开:恭喜宿主完成随机任务《极乐净土》,获得奖励【低阶储物戒指】一枚。』

    林汐被系统的声音吓的一哆嗦,顿时脱离刚才那种游离的神态。稳了稳身子,林汐发现三千青丝飞出几根缠绕在手指之上,变成了一个戒指。

    林汐把目光放在戒指之上,顿时就感觉到了戒指所展开的一小片空间,只有自己房间那么大。

    林汐:我去,你也太强悍了吧!我再也不会说你无用了。

    『凉白开:现在明白了吧?你只有不停地跪舔本系统,你就有享不尽的好处!』

    林汐: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什么千年老妖寄宿在我体内的。

    『凉白开:您年,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咳咳……』

    林汐脚叫轻点,缓缓落在阳台上。关上玻璃门,再拉上窗帘。一连窜的举动,引的月光气呼呼的拿出云彩挡住自己,消极怠工。

    有了林珑先前大胆的举动,林汐现在每天晚上都裹的严严实实的睡觉。虽然自己……

    夜凉如秋水,侵人骨髓。月惨星朦胧,引人胆寒。

    这样可怕的夜晚,注定是不会太平的。

    一条深街幽巷,一群喝的伶仃大醉的女人笑骂声不绝于耳。

    突然女人们停止了争论,望着眼前一袭白色长袍的男子,纷纷流露出炙热的目光。

    “小伙子,你家里人有没有和你说。男生晚上出门,要注意安全啊!?”为首的一个女流氓,已经按捺不住身体的燥热。一只手搭在俊美男子的肩上,一脸急不可耐的说道。

    “小生自小便无双亲,这么多年一个人孤苦伶仃惯了。”俊美男子一脸的苦楚,引得几个酒醉的女人邪火更盛三分。

    “别怕!我们都不是坏人!咱们找个地方,我好好怜惜你。”一众女人完全没有注意眼前男人奇怪的说话方式,为首的更是迫不及待的上前拉男人的手。发现不仅拉不动,还冰冷刺骨。

    并不是传说中那种冰肌玉骨,这种冷刺的人握不住手。

    “你一个人怎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听着男子的动听的言语,除了为首女子满脸大汗,别的一众女人顿时欢呼雀跃。

    “那?那我们找个大点的酒店怎么样?”其中一个女人,见老大上前半天不说话,但还是碍于老大的面子小心翼翼的询问。

    “别呀,就在此地吧!我已经等不及了!”男子缓缓摇头,当最后几个等不及了说出来时,他的嘴角扬起一道诡异的笑容。

    “呜啊……”

    一道道濒死前的惨叫声撕破夜的宁静,引的一两只炸毛的流浪猫躲离这个地方远远的。

    “别,别过来!”最后一个女人紧闭着双眼,她瑟瑟发抖着身子,和黄白齐出的隧物充分表明了她的恐惧。

    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流露出的这一幕,在这样一个女权世界滑稽的上演。

    “汝甚幸,吾每次都会留一个活口的。”此时的“男子”双眼血红,白色的衣服上满是血液。獠牙和长舌这种可怕的特征,仿佛在告诉世人,他不是人类。

    “滚吧!”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上血液,“男子”冷声道。

    地上的女人如盟大赦,连怕带滚的跑出巷子。跑出巷子的女人,突然感觉自己尊严完全被践踏了。

    “我一定会让世人知道,大明星夜倩儿是个嗜血的恶……”女人一连恶毒的样子,被一只纤细的手抓起。

    看着眼前之人温柔微笑的样子,女人的脚在空中空踢着。

    夜倩儿提着满脸绝望和后悔的女人,笑容温柔冰冷。随着两只巨大的蝙蝠翅膀将上衣震碎,女人停止了绝望的挣扎。

    夜倩儿蝙蝠翅膀轻拍,一个呼吸之间已经将这个女人带上了高空。

    将已经昏死过去的女人随手扔了下去,夜倩儿面无表情的望着皎洁唯美的圆月,失神道。

    “我不想只是因为自己是一个柔弱无力的男人而死去。那个男人好像还真是这样说过呢!”

    巨大的月光下,无尽的云层上。孤立着她漆黑的身影。

    翌日。

    林汐终于没有睡过头,一众人在用早餐时,齐白来了。

    “齐助理,一起用点早饭吧?”今天的林汐,让齐白咽了口口水。

    一袭粉红色的长裙,腰间点缀着几朵粉红色的玫瑰。绝美的脸略施粉黛,三千青丝扎出了数百个小小的麻花辫。

    “林汐,你一个男生为什么总是打扮的像女生呢?”闻言,吃饭的诗零,林珑,南宫尘皆是一怔,你要是不说我们都快忘记林汐是男生了。而林汐则是一愣,这还是他头一遭被这么直白的问,顿时霞飞双颊。

    这老哥难道也是穿越众?

    “也不是说不好,只是我会觉得穿男装的林汐会更加帅气!”齐白放下手中的两个档案袋。“尘总,林珑和诗零的入学资格已经办理好了。”

    “嗯嗯,麻烦你了。”南宫尘穿着还是很帅气,笔挺的西装,锃亮的皮鞋。

    “咦?小橙子,你西装里面还穿了什么啊?”林汐在大家都吃完饭后,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无意间撇进了南宫尘白色衬衫里裹的厚厚的一层纱布。

    其实也不能怪林汐,谁让南宫尘自己不把白衬衫上面几个扣子扣好的?

    “没啥?喂!你在往哪儿看啊!”南宫尘赶紧低下身子,又羞又怒的,着急忙慌的把扣子扣上。

    “莫名其妙,大男人有什么不能看的?”林汐把碗筷放进自动洗碗机,喃喃道。

    林珑小脸上满是激动:“男男?不错哎!南宫尘,我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