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番外 伍子初 张弯湾

    伍子初和张弯湾的婚礼在丛溯和罗林的前面,相隔不过一个月,张弯湾喜欢纯正的西式婚礼,所以也就没有了婚闹这一出,张弯湾也不喜欢这些,也免去了丛溯的烦恼,挑婚纱选喜糖蛋糕丛溯全程陪同累得半死,“张弯湾,你比叶玟还能逛,我算是服了你了。”

    “叶玟要是有空我就不拉着你来了,丛溯,你还是不是个女人,哪有女的不能逛街的?伍子初都比你强。”

    张弯湾一边选婚纱一边吐槽丛溯体力不济,“待会还得给你选伴娘服呢,你提起点精神来。”

    一提伴娘服丛溯回想起了从前被叶玟支配的恐惧,“你看好哪件就行了,我都行。”

    “那哪行啊,得你亲自试才能看出效果来呢,你别犯懒了,赶紧起来。”张弯湾走过去把丛溯拖了起来,“走嘛,去看你的衣服了。”

    张弯湾试了十几套婚纱,丛溯试了三套伴娘服,没觉得过多久天就擦黑了,幸好张弯湾买单爽快,否则丛溯都怀疑跟着她们的两个服务员跑前跑后好几个小时能杀人,张弯湾还乐呵呵的和她聊天,“丛溯,你看人家服务态度挺好的哈,下个月你和罗林结婚时也来这家店吧。”

    “姑奶奶,既然都试完了咱走吧,回家写请柬去。”

    张弯湾和伍子初一致认为请柬要手写的有诚意,两人忙着奋笔疾书,剩下的任务落到了丛溯和叶玟身上,两人又是包喜糖又是负责布置格局,忙活到大半夜才停下,叶玟也累的够呛,“我说张弯湾,你俩非得定二十八号结婚吗?这也太赶了。”

    “你不懂,那天是黄道吉日,我和伍子初去崇光寺算过的,要再拖就得等到下一年了。”

    “啥玩意儿?一个月里不是有很多天适宜婚嫁吗?”叶玟怀疑她和张弯湾看的不是一种日历,丛溯拉了拉叶玟的袖子,“张弯湾的意思是,适宜嫁娶的日子很多,但是黄道吉日不多。”

    叶玟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那怪不得,你俩还真够讲究的。”

    叶玟不知道更讲究的还在后面,婚礼那天光排练就练了三遍,她本来就五音不全,还要唱难度更高的英文歌,幸好有丛溯带着,一天下来累的都快散架了,“张弯湾,我们俩人生中第一次唱英文歌,还精益求精到这份上,就感恩戴德吧你。”

    “谢谢你们俩这么给力,你们受累了,这是给你俩的伴手礼。”张弯湾把两个紫色的透明礼袋递给了叶玟和丛溯,里面的两只纪梵希的口红特别显眼,叶玟瞬间喜笑颜开,张弯湾不怎么追求这些东西但她确实用的上,也就欣然收下了。

    到了晚上张弯湾和伍子初在床上数红包记账,每个红包的厚度都很可观,张弯湾乐得嘴都合不拢,数钱数的手都累了,丛溯大方,一下子包了个一万多的红包,红包口都封不上,“丛溯的是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

    “嗯,记上了。”折腾了一天伍子初也累了,他想休息了,张弯湾还一副劲头十足的样子,那小山堆一样的红包不数到半夜都不一定能数完,“要不休息吧,你不累吗?”

    “我还行,你先睡吧,给我留盏床头灯就行。”伍子初也不客气,掀起被子就钻了进去,卧室大灯没有关,张弯湾放轻动作越过伍子初关上了灯,昏黄的灯光照的他的脸轮廓格外明显,张弯湾多看了两眼,又拆开一个红包数钱,数了几张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趴到伍子初身上使劲盯着他的脸,察觉到视线后伍子初缓缓的睁开了眼,“你也累了?那就睡吧。”

    话音刚落伍子初把张弯湾往床上按,张弯湾扒开了他的手,“不是,我看你觉得熟悉,你是不是以前在四班,还当过升旗手?”

    “嗯,还有呢?”伍子初笑着问道。

    “还有……想不起来了,高中同学我都忘得差不多了,我能想起来一点关于你的片段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真的。”见伍子初脸一黑直接背过身转了过去张弯湾连忙解释,“我这人本来记性就不好,我记不起来你跟我说不就行了,我不数钱了,我听你说。”

    张弯湾极力表现出一副诚恳静听的样子,伍子初这才转过身来,“你打起点精神来,别睡着了。”

    张弯湾和伍子初家虽然都是做珠宝的,但大多是大人来往多,两个孩子的来往并不多,其实从初中他俩就是一个学校的,只是不同班,张弯湾在雅德初中部三班,伍子初在四班,只有在过年时两人见过一次,大人聚在一起谈的就那些东西,生意亲戚之类的,小孩子融不进去,张妈就让张弯湾带着伍子初一起玩,“带你弟弟去房间里转转,你屋里不是有不少书什么的吗,等饭好了我再叫你出来。”

    张弯湾应了一声后带着伍子初去了她的房间,女生的房间还算整洁,张弯湾受到父母熏陶卧室里就有一个放珠宝首饰的玻璃柜子,伍子初一眼就被吸引了,张弯湾正愁不知道跟他聊什么,“你喜欢这个?对了,你家不就是制作珠宝的吗?”

    “嗯,我家大部分是以玉饰为主,我没怎么见过这些。”伍子初眼睛像是粘在了柜子上一样,张弯湾看得出来他是个喜欢这行的人,“你想看吗?我可以拿出来给你看。”

    伍子初忙不迭的点头,张弯湾从抽屉里拿出钥匙打开了柜子,她把所有的首饰都拿了出来铺在床上,两人一左一右坐在两边,伍子初特别有礼貌懂规矩,张弯湾拿什么他看什么,再喜欢也不上手摸,“你不用这么拘谨,直接拿起来看就行,这样我拿着对你说好像是我在推销一样。”

    “那这个黄色的是什么?做成手链还挺好看的。”伍子初拿起一个手链仔细观摩,“这个啊,这是黄铜和彩贝做的,这些是比较平价的,这些是比较贵的……”

    张弯湾像上课一样给伍子初讲解,越说她越有成就感,她文化课成绩一般般,只有她向别人请教的份,今天尝了把尖子生的滋味,心里自然乐开了花,“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我都……”

    “弯湾,这是水果零食,你们俩一起吃,哎对了,你作业不是还没做完吗,不会的你让伍子初教教你,人家可是学霸。”

    张妈突然端着果盘进来后三言两语把张弯湾的热情浇了个透,她还没有过够学霸的瘾,但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只得硬是扯出了一个笑,“那什么,你先吃点水果零食,吃完了再学也不迟。”

    “你着急做作业吗?要是不着急的话我还有想问的,要不然等问完了我在教你?”

    张弯湾自然求之不得,心里觉得这男生还挺有眼力劲儿的,比她班里的那些以捉弄人为乐长得又歪瓜裂枣的男生强多了,当然,比罗林还是差远了。

    到了饭点张妈又来张弯湾卧室叫他们二人吃饭,张弯湾是算准了时间,张妈一打开就看见伍子初正给张弯湾讲题,瞬间喜笑颜开,“哎呀,这有人带着学习就是不一样,先别学了,出来吃饭吧,累了就休息会儿,子初,就当自己家一样。”

    “谢谢阿姨。”伍子初乖巧的点点头,张弯湾偷偷记在了心里,伍子初这样的确实讨人喜欢,她学会了这一套说不定以后能少挨点熊。

    伍子初一家吃完午饭就走了,张弯湾和他来往不多自然交情不深,在学校里偶尔碰到也就是打个招呼,这个名字却深深根植在了张妈心里,张弯湾但凡成绩不如她的意,张妈就会拿伍子初来说事,说人家学习多好多好,性格又好,多让父母省心之类的,说得张弯湾头疼,一时间对伍子初那点好感全都转化成了抱怨。

    在张妈不停的鞭策和刺激下张弯湾踩着分数线上了四中,说实话张弯湾都没想到自己能考的这么好。她的数学还是一如既往地拉分,但这次发挥的都很好,尤其是语文和英语,张妈在收到通知书时高兴的不得了,“真是祖坟冒青烟了,祖宗显灵,咱闺女能考上重点高中!”

    “你先别这么求神拜祖,等闺女考上了大学再这么说完也不迟。”张爸插嘴说了一句,张妈也意识到这话说的是有点早了,自圆其说道:“我相信我闺女肯定差不了,是吧。”

    “是,是啊。”张弯湾笑得比哭还难看,本来她一开始对自己还是有点信心的,高中的课程难度跟初中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尤其是数理化不是一般的难。

    到了高二张弯湾数学系物理就跟听天书一样,偏偏老师上课习惯把一些简单的题目直接略过,张弯湾甚至怀疑老师是是在给优等生上课,她们这些跟不上进度的只有被拍死在沙滩上的份。

    她不是没努力过,张爸张妈给她请了家教效果也不大,后来张妈都放弃了,她也不忍心看张弯湾为了学习成绩整天郁郁寡欢日渐消瘦,辞了家教和辅导班。张弯湾压力小了很多,接受自己的不足之后她看开了许多,待在慢班里氛围没有那么紧张,张弯湾和她的几个同学放了学做完作业就去逛街,好不快活。

    这样舒适的生活不过半年,一到高三所有的班级都要制定计划,慢班的班主任也换了,换成了四中有名的雷厉风行的谢老师,一来就就立下了三条规矩,让学习委员用红色粉笔写在高考倒计时下面,特别醒目。

    (一)、每个人月考成绩成绩只许上升不许下降。

    (二)、每个人除特殊情况外必须参加晚自习,晚自习到十一点结束。

    (三)、每个人必须服从班主任调配,之后会有A大的学生来辅助教学,必须要配合,有找茬生事的罚打扫卫生间一周。

    这三条规矩一出底下有学生不愿意了,尤其第三条,打扫卫生间那是保洁阿姨的事儿,学生干了算怎么回事,张超不怕死的举了手,谢老师点头示意,“你说。”

    “老师,我家离学校挺远的,晚了回家不方便,打车每天下来也不便宜,我能申请走校吗?”

    “不能,你可以住校,我建议离家远的同学都住校,一个月住宿费五十也不贵,也省得来回跑。”谢老师虽然态度坚决但也没有说的那么凶悍,张超胆子也大了点,开始讨价还价起来。

    “那老师,那个打扫厕所能不能换成打扫教室啊?那打扫厕所都是保洁阿姨干,太脏了,味儿又大,或者改成打扫教室两个星期也行……”

    张超越往后说声音越小,到最后渐渐没了声音,全班同学在看到谢老师阴沉的脸时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怎么,觉着我脾气好能和我讨价还价是不是?你们是没听说过我以前带的学生有哪个受罚没打扫过厕所的?嫌家太远是不是?那就都住校!我盯着你们学习,早读比别的班提前半小时,六点开始!”

    谢老师的大嗓门一出全班吓得话都快说不利索了,不约而同哆哆嗦嗦应了一声后她拿起戒尺重重拍在了讲桌上,几乎是吼出来的,“都没吃饭是不是!大点声!”

    “是!”

    谢老师是行动力很强的人,据说和她以前当过兵有关系,周六周天两天里要求所有走校生把行李收拾好搬宿舍,张弯湾要搬去学校张爸张妈给她准备了两个行李箱的东西,恨不得把冰箱也塞进去,“爸,妈,你们俩不用给我装那么多东西,那宿舍里的橱柜不一定能塞下这么多,再说了我以后两周回一趟家,又不是放大假才回来,这么多我也提不动啊。”

    “没事,让你爸给你提,我看这次你们老师是下定决心也带着你们冲刺了,弯湾,你可得好好学,别辜负老师期望。”张妈跪在行李箱上使劲扣上了锁,累的长舒一口气,“有事就给家里打电话,我和你爸去学校找你。”

    “嗯,我知道了。”有时候张弯湾也会觉得父母是不是对自己太娇惯了,自己没经历过一点生活上的困难,向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张启明在边上煽风点火,“哎呀,你们就放心吧,别看我姐那么娇弱,其实她可皮实着呢,再说了,你又不可能真跟着她去学校给她做饭洗衣服,就算你愿意,那我姐还嫌丢人呢。”

    “哎你个死小子,你姐是女孩,能跟你个男孩比吗,你姐可是考上了四中,你现在也快中考了,要是考不上四中,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张妈作势就要打,张启明跑的比谁都快,张爸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一手拉着一个行李箱,“走吧,我送你去学校。”

    四中的宿舍环境一般,和德雅中学一比差的远了,一个宿舍上下铺住十个人,只有公共洗手间和洗漱池,张弯湾不算挑剔,只要整洁干净就行,反正都是同班同学,人多点也无所谓,她是第二个到宿舍的,王秦臻比她早一点,“哎,你来的也这么早啊,咱俩睡对铺吧。”

    “好啊。”张弯湾拖着两个行李箱先把铺盖拿出来,铺好床她又打开了另一个行李箱,满满的都是吃的,王秦臻看的眼睛都直了,“我天,我知道你爸妈对你好,没想到他们对你这么好,你看看我,我妈就给我装了点饼干,还说零食吃多了不好,哼,我看就是抠门。”

    “我这么多还吃不了呢,咱们都分了吧。”张弯湾大方王秦臻知道,她随口抱怨两句没想到对方这么实在,“不用了,你爸妈用心给你准备的,你都分了多不好,我尝尝就行。”

    “没事,都是朋友,客气什么。”张弯湾拿出一大包夹心蛋糕,往每个床铺上放了两个还剩不少,“我的零食就放桌上了,什么时候饿了你吃就行。”

    张弯湾在家里时起床就费劲,在学校宿舍也一样,每回王秦臻都要把她拖起来,“张弯湾,你可真够行的,五个闹铃都叫不起你来,我揍你屁股了啊!”

    张弯湾慢,每次都是她俩最后从宿舍走,踩着点到教室,一刻也不敢松懈,谢老师就在门口站着,手里拿着秒表,晚一秒就要打扫一天厕所,张弯湾和王秦臻也有幸打扫过厕所卫生,就那一次张弯湾就够够的了,那股子直冲脑门的厕所味儿熏的她中午饭都没吃多少,王秦臻一点都没受影响,“你啊,就是大小姐的命和身子,平时在家别说厕所,卫生都很少打扫过吧,咱们谢老师可是一视同仁,从来都不会偏袒谁。”

    “对不起啊,这次是我拖累了你,我以后再也不会晚起了。”张弯湾低着头也不吃饭,王秦臻无所谓的笑了笑,“你中午都请我吃小灶了,你也别内疚了,你有这个觉悟就行,其实你算很好的了,你看你虽然是被捧着长大的,家里也有钱,但从来都没有那些臭毛病,待人温和有礼貌。”

    被王秦臻夸了一通张弯湾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有那么好吗?”

    “当然了。”王秦臻肯定的点点头,“你快点吃吧,再有半小时就上课了。”

    “对哦。”张弯湾立马加快了速度,赶到教室时发现谢老师又在门口拿着表站着,进教室时张弯湾和王秦臻点点头说了句老师好连忙回了座位,背书时她偷偷瞟了门口一眼,那人站得笔直,身上似乎永远都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明明才刚四十岁,看起来像快五十,眉目间总是带着凌厉,那道川字纹深深地刻在眉目间,好像她从以前就是这样,从来没变过。

    其实,她长得还挺好看的,眼睛大而有神。张弯湾还在想着,上课铃响了,班里的人早都来全了,谢老师把秒表装进兜里,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不错,这次大家都提早两分钟就到了教室,没有一个迟到的,希望大家可以继续保持下去,下周一就月考了,大家加油,现在拿出数学课本,翻到第七十八页……”

    一提到月考张弯湾就头疼,她的偏科是有目共睹的,数学从没及格过,典型的数学老师要拿棍子揍语文老师要护着的类型,像她这样偏科的也有一些,也好在还有作伴的,月考成绩一下来张弯湾就松了口气——比上次总分要高十五分。

    “总体来说这次比上次月考有进步,那我念下不合格的名单,李明,郑浩,成诚,张弯湾,张超……”

    谢老师一连念了十五个人,没一个人敢插嘴,念完后她放下名单,看了眼讲台下脑袋底成一片的学生,“我知道,刚才我念到名字的人有月考成绩提高了的,但是你们的单科成绩有的比以前下降了,我已经和各科老师沟通好了,每天放学后再补习一小时。”

    啥玩意儿?张弯湾只敢在心里咆哮,脑子里飞快的计算时间,放学是五点半,七点上晚自习,六点半结束补习她只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就算是打工人也没这么紧张的,张弯湾叫苦不迭,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次月考数学分数下降的还有张超和冯若楠,张弯湾去的时候那两人已经到了,办公桌上却没有谢老师的身影,“站在门口干嘛,进去和他俩站一块,这是你的题。”谢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张弯湾身后,女生接过卷子跟着走了过去,“都来了就行,你们看卷子上的错题,对着数学书看看,找出来是哪种类型的题。”

    过了十几分钟三人陆续找完了题目,谢老师先从张超的卷子开始讲,转头又对旁边的冯若楠和张弯湾说道:“我给你们几个任何一个人讲题时另外几个人都要认真一起听。”

    张弯湾的基础差,学的也慢,另外两个人都走了张弯湾跟在后面还没出办公室门就被叫了回去,“你的基础有点差,简单的题也错了不少,要是基础打不好,大题的分数基本就无望了。”

    “老师,我从小就偏科,初中时勉强还能跟上,上了高中就不行了,我落下了很多,但我已经尽力了,我不会的实在太多了。”张弯湾一撇嘴眼泪差点掉下来,谢老师叹气道:“知道自己差在哪儿就要往前赶,你还有上升空间,要相信自己,行了,你赶紧去吃饭吧,要不来不及快上晚自习了。”

    张弯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铁面娘子会说安慰的话,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食堂里的饭菜不多了,那几个菜也不是她平日爱吃的,她吃的比平时还要香,大概是饿了,她想。

    王秦臻在快班,自然体会不到张弯湾偏科的痛苦,一开始她还给张弯湾讲题,后来干脆放弃了,两人压根不在一个层级上,王秦臻的方法到张弯湾这属实不灵,虽然谢老师是凶了点,好在还算有耐心,有时候张弯湾都快受不了自己了,谢老师一遍又一遍的讲解,丝毫没有着急上火的意思。

    “天啊,谢老师脾气这么好吗,不应该吧,我觉得她应该是在憋着火,憋着憋着,早晚有一天得炸。”王秦臻随手抓起一包锅巴撕了开来,被张弯湾一把抓过来,“你会不会说话,谢老师这叫有耐心。”

    “你前几天不还抱怨她严厉来着吗,怎么,转性了?”

    “她是严厉没错,她也是我见过的最负责任的老师,我还是挺感谢她的。”张弯湾说完就愣住了,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替谢老师说话。

    张弯湾觉得自己说的也没错,谢老师就是无非凶了一点,不这样反而镇不住学生,她也从没打过学生,最多就是罚打扫卫生或者是跑圈,最多就是罚打扫卫生或者是跑圈,从没有过太过分的行为。     或许,她是最尊重学生的那个老师。

    第二次月考前谢老师从原先从四中里考到A大的学生叫来了两个,张弯湾一见是罗林激动的差点站起来,“他们两个都是高分考上A大的学长,这个周六周天他们两个就是助教,我一个人教不过来这么多人,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问他们,尽管问就行,他们都是有高考经验的人,但是要是有问除学习以外的东西的,厕所,半个月。”

    谢老师冷着脸指了指厕所的方向,全班同学无一不是扯着嗓子喊是,好好的课堂硬是弄出了行兵打仗的风格,张弯湾混在里面,目光时不时的飘到罗林身上,罗林早就注意到她了,只是一直装作没看见,下了课张弯湾等谢老师走了后整个人像小鸟一样飞过去了,“你怎么装作看不见我的?”

    “你就是罗林说的那个妹妹吧,你叫张弯湾是不是?”唐启桐没注意到两人之间不太正常的氛围,嘻嘻哈哈的插在里面聊天,“那罗林算是你学长了,该让他请客……”

    唐启桐还没说完被罗林捂着嘴拉着走了,张弯湾也想跟上去,王秦臻跟在后面喊住了她,“弯湾,咱俩一起去综合楼领奖吧!”

    王秦臻跟了上来,看到张弯湾的目光紧紧锁在罗林身上,“你认识那两个学长啊?”

    “嗯,那个叫罗林的是我喜欢的人。”张弯湾说呀王秦臻像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事除了我还有别人知道吗?”

    “没有,就和你说了。”

    “那就行,你可千万别让更多人知道了,在谢老师那里早恋那可是大忌讳,咱们班以前的那对情侣你也见识了谢老师是怎么让他们分开的,你可别步入他们的后尘。”

    王秦臻苦口婆心的劝说,张弯湾的大都是左耳进右耳出,自从罗林考上大学后他就有理由更避开不见她了,机会就摆在眼前,她不会轻易撒手。

    罗林和唐启桐在学校里有谢老师安排的宿舍,方便学生去问题,要不是男生宿舍不让女生进,张弯湾就大张旗鼓的进去找罗林了,她编了好几个理由想进男生宿舍,最终都被宿管大爷无情的拒绝了。

    “小姑娘,你说那么多,就是想进去见男朋友,我做宿管十几年了,这些套路没有我不知道的,你赶紧回去吧,不然我就给你们班主任打电话了。”说着宿管大爷放下茶杯就要去拿电话,张弯湾立马认怂了,“我错了,我这就走,您千万别给我班主任打电话。”

    张弯湾垂头丧气的走到宿舍对面的座椅上坐了下来,短信发了电话也打了,罗林就是没回应,她咬了咬牙,他要躲着她,那她就死等,她就不信了,罗林和唐启桐还能不出来吃饭。

    张弯湾从九点半等到十一点半,终于在宿舍门口看到罗林和唐启桐出来了,她兴冲冲的走上前去,“我给你发短信你也不回,你们要去吃饭吗?我知道第二食堂的黄焖鸡米饭很好吃,我带你们去吧。”

    “好啊。”罗林还没拒绝唐启桐先答应了,“让罗林请客,他让你白等那么久,不过这事也不能全怨他,我和他手机都调成静音了,来问题的人太多了,不光有你们班的同学,还有别的班的,可累死了,罗林,你快放下血吧,请我们吃点好的。”

    罗林狠狠的剜了唐启桐一眼,唐启桐无辜的睁大了眼睛,“不是吧,这么抠门,让你请顿饭你要瞪死我啊。”

    跟唐启桐说也说不明白,罗林索性不再多说,唐启桐转头问道:“对了,你找罗林有什么事来着?”

    “我找他,我有题想问他。”张弯湾脑筋一转说了个无法拒绝的理由,罗林那边是没有突破口了,正好唐启桐是个热心的,“那罗林,要不咱们跟谢老师说说,改成在教室补习吧,要不女生都没法问题,总不能让她们进男生宿舍吧。”

    “随便吧。”

    罗林嘴上不怎么情愿,但还是很尽职尽责,跟谢老师说了一声对方很快答应了,“那我在五班教室,你俩在六班教室。”

    张弯湾以为这就算是成了,拿了一堆书和试题做样子,还没走到六班教室门口就被谢老师叫住了,“你上哪儿去?女生都在五班。”

    “不是随便选吗?”

    “女生都在我这里学,男生都在隔壁教室,快开始了,赶紧进来吧。”谢老师招了招手示意她赶快进教室,张弯湾低头耷拉眼的进去了,进去后她找了个最后排靠窗的位置,把书打开后就神游去了。

    谢老师在台上讲什么也没听进去多少,坐在最后一排能听见隔壁班罗林的声音,整整一下午都在发呆,结束后她立马就去隔壁班找罗林了,一进去她就看到好几个男生围着他问题,唐启桐先看见她了,“嘿,你也来问题吗?”

    “啊,嗯。”张弯湾走过去,罗林突然合上了课本,“有什么不会的等晚自习再问吧,你们也别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等人都散了罗林把书整理好堆到一起,“走吧,先去吃饭吧。”

    唐启桐再迟钝也能看出来罗林和张弯湾之间不简单,也不敢再随便乱说话了,一路上尴尬的不行,唐启桐想说话调节气氛,又生怕说错话,三个人之间最后是罗林先开口了,“唐启桐,要不你先回宿舍吧,我给你带饭回去,你帮我把电脑修一下,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你吃什么给我带一份就行。”唐启桐迫不及待的溜了,只剩下罗林和张弯湾两个人后女生也不藏着掖着了,“你讨厌我吗,为什么躲着我?”

    “我不讨厌你,高三了我希望你把精力放在学习上。”

    “你的精力是放在学习上了,也考上了好大学,也没见你和喜欢的女生在一起,不是没考上一所大学吧?”

    张弯湾想尽办法想从罗林嘴里撬出来点东西,奈何罗林的嘴就像是焊死了一样,张弯湾连个名字都没问出来,到了食堂张弯湾还在问:“那她是在哪所大学,离你的学校远吗?”

    “你想吃什么?”罗林答非所问。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来两份过桥米线,她的不要辣椒。”罗林自顾自的点菜付钱,张弯湾依旧不死心,“你什么都不说,看来人家都不一定知道你。”

    罗林没有回话,而是静静地等着取餐,张弯湾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了,“我不是有意要刺激你的,我就是想知道你喜欢的是个什么人而已,你又什么都不说,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

    “我没生气,你说的是事实。”罗林接过餐盘端着去了空位,张弯湾连忙端着餐盘跟了上去,“明天我请你吃饭吧,就当赔罪了。”

    “不用,你比我小,哪能让你请客,咱俩也是认识好几年的朋友了,我都没请过你几次,还是我请吧。”罗林这话听着是不错,实际上是张弯湾划清了关系,绕来绕去又回到原点,几次冷水浇下来就是张弯湾这种坚持不懈的人也泄气了,她夹起一大口刚放进嘴里被烫的吐了出来,罗林立马从包里掏出来一瓶水,“你着什么急,给你,喝点矿泉水缓一缓。”

    为了能和罗林多呆一会,张弯湾吃饭速度堪比龟速,罗林也不催她,回到宿舍时唐启桐正在给伍子初讲题,“你可算来了,饿死我了,我先去吃饭了,让罗林教你吧。”

    “好。”伍子初点点头,罗林坐下后先是看了一遍试卷,“唐启桐刚才讲到哪里了?”

    “这里。”伍子初指了指试卷最后面的大题,那道大题算是超纲了,他本来想说高考不会这种题,一看到伍子初求知的眼神又把话咽了回去,讲完了之后男生把卷子收了起来,“晚自习的时候我能去六班听课吗?”

    “可以是可以,谢老师也没说不让别的班学生听课,但是你是快班的学生,那些知识点你应该都会了。”

    “我想再巩固一下。”

    “也好,晚自习七点开始,你吃饭了吗?没吃的话先去吃饭吧,虽然周六周天晚自习不是学校强制的,但谢老师时间观念很强,还是不要迟到的好,你不是她班的学生,但她凶起人来从来都不管是谁。”

    伍子初回到宿舍后没去食堂,直接泡了桶泡面全是解决了晚饭,心里想的是谢老师尽管凶悍,但和学生的关系处的还不错,他不能去六班,否则就能和张弯湾一起听课了。

    “哎呀,伍少爷吃的这么简单,不符合你平时的风格啊。”常圣抱着篮球进来了,看到他早早收拾好的书包,“又要去五班补习啊,张弯湾又不在五班,你去了也没用。”

    “我去是为了学习,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打篮球,你以为自己还在高一?”

    “兄弟天赋异禀,不用挤破了头的学照样能进级部前十,用不着累死累活的做题。”常圣得意洋洋的把篮球放进橱柜里,又拿出来两瓶运动饮料,“给你一瓶,接着。”

    伍子初一把接住饮料,打开后一口气喝了小半瓶,背起书包就要走,“不是还有二十分钟才上晚自习吗?”

    “早去预习。”

    伍子初去的时候教室里的人大部分都到了,快班去的人不多,只有他还有另外两个女生,中班的有六个,剩下的全是慢班的男生。因为女生去了六班,五班的教室还有不少空位,所有人都抢着往前坐,罗林讲一节课,唐启桐讲第二节课,第三节课自由复习,课间除了上厕所的,基本不是看书做题就是趴着休息。

    晚自习结束后就是十一点多了,张弯湾在男生宿舍对面站着,等了半天都没等到罗林,伍子初见她在那站着跟盯梢一样,“你在等谁啊?”

    张弯湾愣了几秒才认出来是伍子初,“哦,我等罗林呢,我有题想问他,对了,你这么晚回来应该也去晚自习了吧,他怎么还没回来?”

    “他们俩去学校附近的旅馆了,说是要做小组作业。”伍子初一眼就看出了张弯湾对罗林不一般,这么晚了还在等人,绝不可能是问题目那么简单,“你哪道题不会,我可以教你。”

    “哦,这样啊,那算了,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张弯湾敷衍的笑了笑,脸上难掩失落神色,回到宿舍后整个人如同煮烂了的面条一样倒在床上,王秦臻拿着巧克力凑了过来,“饿了吧,给你,来点夜宵。”

    张弯湾头埋在枕头里,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谢老师怎么摧残你们了,你怎么跟个被冰雹打烂了的冬瓜似的,不是又让你们集体打扫校园卫生了吧?”

    “王秦臻,你语文怎么说也是级部第一,能想个文艺一点的比喻吗?”张弯湾歪过头露出一双眼角泛红的眼睛,“是罗林,我今天晚上本来想着在宿舍门口等他的,结果他和唐启桐去外面的旅馆住了,说是要做什么小组作业,我才不信,他就是为了躲我。”

    “你凭什么说人家是撒谎,大学生还能就没有作业了,人家来是看在母校和谢老师的面子上,能做到这份上已经很不错了。”王秦臻仔细观察了下张弯湾的神色,大着胆子继续说道:“我说句实话哈,你说罗林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这么缠着他他能不躲你吗,换句话说,如果他被你打动跟你在一起了,那么轻易就放弃自己喜欢的人转头和别人在一起,你敢要吗?”

    王秦臻一语中的,张弯湾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居然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我从初中就喜欢他,我不甘心,我不想就这么放弃。”

    “那你是还没碰上一个适合你的人,等遇到了,你就不会这么说了,放下一个人,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难。”

    “说的头头是道的,你很有经验?”

    “哎,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我可没你那么轴。”王秦臻嘴上不饶人但还是给张弯湾盖上了被子,“你可别一直趴着,要是趴着睡着了第二天起来容易落枕。”

    张弯湾趴着没动,看样子是在思考什么,就这么睡着了也不知道,第二天闹铃一响她连忙起身关闹钟,脖子一转一声惨叫响彻204宿舍。

    张弯湾的脑袋微微往右歪,稍微往左歪一下都疼的不行,其实乍一看也看不出来,但禁不起细看,王秦臻嘲笑了她一早上,“你这样不会影响你听课的效率吧?我看着好像连你吃饭的速度都受影响了。”

    “呵,这点疼,嘶,小事儿。”张弯湾尝试着正了下脖子,差点眼泪没挤出来,硬是扯出来一个笑,嘴硬道:“你别看我落枕了,我这次月考肯定能进步至少五十分。”

    “吹牛不花钱是吧,你这五十分从哪挤出来,数学还是化学?”

    “都有。”张弯湾信心满满的扬唇笑道。

    张弯湾就等着下午放学后再去找罗林,别人都是做好准备去食堂吃饭,她是铆足了劲去拦截罗林,下课铃响了谢老师没说下课就不算下课,讲完最后一道题已经拖堂两分钟了,“今天的晚自习大家统一在咱们六班上,那两位学长准备回A大了,有什么问题问我就行,时间没有变化,下课。”

    谢老师走出教室后张弯湾还愣在座位上,头脑风暴了一下后她毅然决然决定从旧宿舍楼翻墙出去,连饭也顾不上吃了,六点多正是学生吃饭的时候,旧宿舍楼那里本来人就少,那里的监控有个死角,只是张弯湾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她本身的硬性条件不够,别说翻墙了,就是爬上去都费劲。

    张弯湾拿着手机想给王秦臻打电话,后来一想王秦臻知道了肯定不会帮自己,别人她又不放心,她在那里急得走来走去,“张弯湾,你在干嘛?”

    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张弯湾转过身,认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是伍子初,她还没说话伍子初直接点破了她的心思,“你来这儿是要翻墙吗?快要上晚自习了。”

    被人一眼看穿一切后张弯湾第一意识不是补救,她上下打量了一眼伍子初,“你有多高?”

    “一米八。”

    “那太好了,我有急事要出去,我来不及找老师请假,你帮我个忙吧,谢谢你啊。”张弯湾从兜里掏出来一百多块钱,全都塞进了伍子初手里,伍子初又把钱塞回张弯湾手里,自觉的蹲了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上来吧。”

    大概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配合,甚至连钱都不要,张弯湾又说了遍谢谢,翻出墙后女生直奔公交车站,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晚自习都开始十多分钟了,她不死心的给罗林打了电话,对方很快接了起来,“喂?”

    “你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有你这样的吗?”

    “你该好好学习,高三这一年很重要,对现在的你来说,没什么比成绩更重要的,”说完罗林就挂断了电话,再打过去对方直接关机了,唐启桐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人家好歹也是个女生,你也太绝了,真狠得下心。”

    “我本来就不喜欢她,吊着她是对她的不负责。”

    “我还想知道呢,你喜欢的那个叫丛溯的女生到底有多好,大学里喜欢你的女生也不少,你一个都没答应,既然你这么喜欢她,那怎么不考和她一样的大学?”

    “那年出了点意外状况,也没发挥好,没考上Z大。”

    “没发挥好还能考上A大,厉害。”唐启桐又追问道:“什么意外情况导致你发挥失常的?你也说说呗。”

    “你话怎么那么多。”罗林偏过头不再理他,闭上眼想起来那个雨夜,他在天台上等了一晚上也没等到丛溯,鞋都被雨水泡透了。

    同样的一个夜晚,偷偷扔掉纸条的白子嘉也是一夜无眠。

    张弯湾回到教室第一节晚自习已经过去一半了,她老远就看到谢老师双手交叉在胸前,气势骇人,张弯湾居然没有一丝害怕和畏惧,“老师,我迟到了,你罚我吧。”

    “你跟我来趟办公室,班长,你先看一下晚自习。”谢老师在前面走着,办公室里就谢老师和张弯湾两个人,谢老师给她拖出来一张椅子,“坐吧。”

    这是什么意思?张弯湾一头雾水,她都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了,谢老师突然改了路子让她措手不及,张弯湾惴惴不安的坐了下来,脊背挺得笔直,“你们都是知道的,我是严禁学生早恋的,但越是这样,我教的班就越是有这种情况,罗林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你也是,你不用急着跟我解释,我都看在眼里,不过我还是要多嘴一句,罗林他有喜欢的女生,他自己和我说的,那小子固执得很,连我都说不动他,后来连我都被他打动了。”

    “他很喜欢那女生,你没机会的,如果再因此耽误了学习,就更得不偿失了。”

    张弯湾垂着头,脊背也不自觉的弯了下来,谢老师突然猛的提高了嗓音,“张弯湾,晚自习迟到该怎么处罚!”

    “打扫厕所半个月!”张弯湾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谢老师端起茶杯吹了口热气,“知道就行,下次要是成绩再下降,连着打扫一个月,回教室吧。”

    不为别的,就为了远离打扫厕所张弯湾也得拼了命的学,连王秦臻看了都害怕,离高考还有三个月,基本上成绩也都定型了,再提升也提升不了多少。张弯湾每天都愁得唉声叹气的,她的数学就这样了,下一回月考要是还没有提高,“厕所套餐”就又轮到她了,结果一紧张不光没提升反而下还降了十几分。

    成绩统计出来的当天谢老师也会宣布补习名单,念到最后张弯湾也没听到自己的名字,她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私底下偷偷去找了谢老师,“怎么了,有不会的题?”

    “不是。”张弯湾深呼吸一口气,“那个,我这回月考分数下降了,我以为……”

    “你以为你还得跟别的同学一起补习是吗?我用这种方法是为了逼你们找到自己的极点,你能考到这个分数可以了,再逼下去怕是适得其反,考个一本没什么大问题,不过Z大就别想了,你就是把脑袋学爆了也进不去。”

    跟谢老师相处的时间久了张弯湾心里承受能力都强多了,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嗯,谢谢老师。”

    拍毕业照那天学生统一穿校服,谢老师难得换上了除黑色西装以外的衣服,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套装,有几个平时就贫嘴的男生不住的夸老师好看之类的,女人的脸上满是喜色,“我还以为我穿这个颜色太嫩了,不难看就行。”

    后来张弯湾明白了,谢老师之所以平时总穿着一身职业装,气势汹汹的样子是为了让学生时刻不能松懈,在拍毕业照时穿的好看一点,大约是为了在学生的照片上不是那么严厉的形象吧。

    毕业那天学生都把卷子试题从三楼往下扔,王秦臻拉着张弯湾抱着整整两大捆试卷和书本拿到了学校后门卖废纸的老大爷那,一人卖了二十多块钱,王秦臻一脸赚到了的表情,“听我的没错吧,够买一杯奶茶的了。”

    “嗯,还是你消息灵通,知道有大爷在后门收废纸,要不然这些东西我就扔了。”学校对面就是奶茶店,两人一人捧着一杯奶茶,“下午班长组织了唱歌,我估计是憋疯了,要好好发泄一顿。”

    “就他憋疯了,你没疯?我看到时候你拿着麦克风才跟要疯了一样,我告诉你,你可别唱高音的歌哈,我的耳朵还要呢。”

    张弯湾毫不留情给王秦臻泼了盆冷水,王秦臻使劲掐了一下她的腰,张弯湾差点把手里的奶茶扔出去,两人打打闹闹回了宿舍,下午去KTV时班里大部分人都到了,班长拿着麦克风唱的一首英文歌,rap那一部分张弯湾一个字都没听懂,王秦臻撇下她去点歌了,呆了半个多小时张弯湾头昏脑涨的,去走廊里透了透气,“你们班也来了?”

    “嗯,就在103号包厢。”

    “我们班在104包厢,就在你们隔壁。”伍子初又走近了一点,“考得怎么样?”

    张弯湾以为对方就是和自己打个招呼,没想到伍子初会和自己聊天,“还行吧,这次的题和模考难度差不多。”

    “想好报哪个学校了吗?”

    “分数还没出来,不好说,我又不像你们快班的学生,选择余地大。”

    伍子初还想再问,王秦臻出来叫了张弯湾一嗓子,“弯湾,到你点的歌了!”

    “哎,来啦!”张弯湾冲伍子初点了点头后跑回了包厢,欢快的像个小孩子。

    “那你那时候想说什么?”张弯湾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睡觉吧。”伍子初直接伸长胳膊关了灯,这下张弯湾不办了,推了伍子初好几下对方跟睡死了一样没有一点回应,张弯湾气鼓鼓的也蒙上了被子,没一会儿传出了平稳的呼吸声……

    在郊区烂尾楼放烟花的那天晚上,是张弯湾看过的最特别的烟花,没有人声鼎沸的热闹,只有她和伍子初,张弯湾嘴硬,其实伍子初开车来找她时她是想谢谢他的。

    谢谢你,等了我这么久,没有放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