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醒目 第十九章:齐聚听风楼

    能这样和王夫子齐肩而行,是第一次,小时听书,他都是坐在两人高的木桌上,谈吐天地。可能那时还小,每次坐在听风楼最前面的总会有那么四五个小孩,他们起得很早,每个大集天还未亮,就会屁颠屁颠地出现在听风楼门前,等待听风楼开门,所以每次他们都会占得最前面的位置。

    言家两兄妹,吴念以及一个小乞丐,就是那四五个小屁孩。

    只不过过了这么久,那个小乞丐好像已经不在清河镇了。

    夫子的谈天说地,说道修者世界的光怪陆离,说实在话,根本就没有人相信,只不过觉得夫子说的故事比书里好听些,看着乏味的书,倒不如听人来讲实在些。吴念一开始也只以为他只是个个混吃混喝的假道士,但千平岗那次事之后,颠覆了他对夫子的认知。

    那哪是什么江湖骗子,这是一个活生生的怪物。

    “夫子……”

    “夫……”

    一路上,吴念的眼睛不经意间都会往身旁的夫子瞥去,夫子也不与他说话,只露出了一个满是皱纹的笑脸,久而久之,吴念唤了很多声,夫子都没有应他,他也就没有再问,默默跟在旁边。

    吴念有很多问题,如今想来能够给他答案的,细想起来可能也就只有夫子和那个仇人老爹了。

    他有什么理由回答吴念的问题,好像并没有。

    王夫子嘴边依旧挂着笑脸,吴念脸上挂着黑脸,走在集市上。背着的那个竹筐,往往会引来不一样的目光,能够成为镇长李大头的通缉犯,倒是值得“自豪”的一件事情。

    李维这李大头的名号,说白了,也就是遇事头大。

    人聚得越来越多,议论嘈杂不绝于耳。

    走着走着,总有那么几根手指指向两人,叨叨一番,“哲……哲……这老吴家娃子怪可怜的,酒卖的不错,偏偏就卖那么一点,这李大头也不知哪来的疯病,莫名奇妙就给人家套上了个杀人犯的名头。”

    “抠门的是人家老子,赶集就天天叫孩子出来跑腿,那倒也算了,板车也不知道给别人来一辆,背着十几坛酒跑这邻里八巷的也怪累的,如今儿子顶了个杀人犯的嗷头,也不知到哪溜达去了,真不知道是不是他亲生的。”

    “诶……话可不能这么说,言府那娃带着他那未婚夫回来了,他那未婚夫可是长林的小王爷,那可是长林的招牌,八岁就上山伐了虎豹,这样的人物眼睛里哪能搁得下沙子,你看这不,相好的老相好就遭殃了。”

    叨叨之间,好像完全没有把吴念当成了一个通缉犯。

    一个只知道送酒又喜欢垂着头的小厮,任谁来看,都不会往杀人犯里去想。

    这样的说道,吴念还没说什么,走在旁边的王夫子倒是不乐意了,他架起老腿,双手叉腰,大声骂道,“喂,你们也老大不小了,杀人犯没见过吗?就知道嗡嗡叨叨,嗡嗡叨叨,待会把你们当成那该死的苍蝇拍死算球……滚,听不懂人话么,叫你们滚啊!”悍妇端端,竟显无疑。

    “夫子……”吴念嘴巴抽搐,真不敢相信走在他旁边的是那个言笑晏晏的王夫子。

    围观的人扫兴地摆手,“切”声满满,但也是自觉的散开了。

    夫子嗓子有些发干,“喂,叫你们走你们还真走啊!快回来啊!咋一个个都是榆木脑袋呢,真是……”

    说得越大声,人走的越快。

    随之王夫子神似可怜,幽怨了一句,“真就这么走了,也不知道点尊老爱幼,上告示的明明就有两个人,就知道说他,也不知道多说说我。”

    声音不大,但好像传入了别人的耳朵里。

    许多人差点摔得个头顶朝地,其中就有个带着小男童的妇人就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冷不丁地“扑通”摔倒在了地上,小男童说了一声“娘,你没事吧!”妇人很快又从地上站起,拉着小男童的手边走边说,“孩子,我们快点回家,看多了傻子,自己也会变傻的。”

    吴念翻着白眼,王夫子在一旁“咕噜咕噜”喝着葫芦里的酒水,还不忘朝着刚才妇人的方向粗言相向,“你说谁傻子呢!”

    “你才是傻子。”

    “你全家都是傻子。”

    吴念无言以对,弱弱地说了一句,“夫子,人……都走远了……”

    “要你管。”夫子恶狠狠的勾了吴念一眼。

    “……”

    这老头,闹起来像极了未经世事的三岁孩童。

    若不是王夫子那可怖的实力深藏于心,不然吴念早就上去与他理论一番。

    路上反有人在旁边指指点点,王夫子都会乐此不疲地去说上一句,“多说说我呗!”不料热脸贴的总是冷屁股,一听到夫子的话,人很快就会散开。

    被通缉了还能如此开心,可能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路过市井,市井之人也没怎么把李大头下的通缉令看在眼里,该说的说,该做的还是做。见着两个通缉犯并排走,也没有人去打那一千两赏钱的主意。

    其中一分是可怜吴念,两分是害怕小王爷,七分是不想与女鬼有任何关系。

    听风楼外是一处闹腾的街市,恍如现在,依旧是闹腾。不过闹腾的好像并不是喧哗的买卖声,而是那随着穿堂风徐过来的闹腾打斗声。

    忽而,有大锤落地声,刀剑齐鸣声,喊打喊杀声不是一般的闹腾。

    听风楼外空空如也,但在隔壁聚和楼外却站着一个人,她很焦急,焦急地一边蹒跚慢步,一边拍脑门。

    那是言墨雪,打斗声外仅有她一个人。

    她的秀额紧皱,急的不是那听风楼里剧烈的打斗声,而是许久没有出现的吴念,或者说她更想着吴念不要出现,只不过她实在太了解吴念了。

    她知道,吴念一定会出来送酒的。

    吴念被通缉了,被李大头通缉了,或者说是被陈恽通缉了。

    “别来……别来……求你了……他们很快就打完了,很快……”

    听风楼里头,一边是小王爷带来的七位老仆,一边是落阳宗杨长老带来的七八位外门弟子。两张通缉令的发出,这两边的人不约而同的来到了这家小茶楼。他们都不是为了干架而来,只是来都来了,自然是免不了一场战斗。

    谁叫剑宗与落阳宗是“世交”呢!

    小王爷陈恽倒也是不枉长林众人仰仗,单以六脉实力硬是与落阳宗七脉境的杨长老打了个平手。只不过可惜的是,落阳宗七人里头却是有一个极其彪悍的存在。

    那是一个胖子,胖到可以一屁股坐死人的那种。

    他双手分别拿着一个青铜大鉞,于人群之中仿若一座大山,挥手间如若一头疯牛,震得整个听风楼摇摇欲坠。牛小彪是为其名,看到他人都会不禁考量一番他的名字,小这一字好像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

    “来,陪你牛爷爷耍耍,都说剑宗是熙国第一剑修门派,老牛我怎么就不信呢!”

    “你找死……”

    一招大乱的抡法,硬是将地面轰出一个大坑,与他交战的一位黑衣老者偏偏不信这个邪,一下子受不住这牛小彪的狂傲之气。陡然间,他长剑于手,奔踏而上,杀气凌然。

    这也是一位六脉修者。

    而此时正与杨长老交战激烈的陈恽见势不对,忙地大喝一声“回来”,不过为时已晚,很快“砰”一声巨响传出,只见黑衣老者虎口皆碎,倒飞而出,竟是直接把那木制的大门给装出个人形小洞,倒在听风楼的门外,生死未卜。

    “再来,吃俺老牛一抡。”

    牛小彪肉坨坨的脸上充斥着嗜血的凶气,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再度抡起了大鉞,看向了正呆若木鸡的几位老者。那几人一阵抖索,仿佛站在眼前的这个数百斤胖子是个吃人的凶兽。

    同为六脉,竟是连一招都没有招架得住。更别说他们几个五脉的修者。

    “小钟子,别怕有你胖哥罩着你,没事的……”二楼角落的一个桌子底下蹲着两个人,小胖子吴昊正安慰着旁边的听风楼的钟小二,刚才一阵巨响,他忙地握住钟小二那躁动的手掌,“别怕,别怕,钟小二,那牛兄弟你耗子哥认识,只要我一句话他就听我的,是吧,青姨。”吴昊从桌子底下看向那正饮着茶水坐山观牛斗的青宓。

    青宓没有应他,而是扭过头来看向了窗台,窗台外那空无一人的街道,但随着她目光的靠近,此时却多出了两个人来。

    一个是垂着头的吴念,一个是吹胡子瞪眼的王夫子。

    吴昊问道:“他来了?”

    青宓颔首,目光中带着异色与忧色,“他们都来了。”

    她担忧,吴昊也跟着担忧起来,两只黑溜溜的小眼珠子疯狂打转,不知在想些什么事情。而刚才被吴昊安慰过得钟小二还沉浸在害怕之中小声说了一句,“耗子哥,那牛哥儿真是你的兄弟么……可,可是你的手里好多汗……”吴昊白了他一眼,理直气壮地道:“天气热,出点汗挺正常的。”

    钟小二是个正儿八经的实在人,但对吴昊还有青宓还是知道的,一个是糜烂迎红楼的嚣客,一个是把迎红楼运营得糜烂人心的上家。两个都是大门不迈一步迎红楼的人,怎么就会来他这小茶楼喝茶呢!钟小二不明所以地挠着头,看着两位淡定自若的两人,自己也是跟着淡定起来。

    无人街道多出个人来,焦急的言墨雪眼睛一亮,不过脸色很快又沉了下去,怒气冲冲的跑向吴念。

    “小娃头,好像有人在等你。”吹胡子瞪眼的王夫子安静下来,饶有余味地说道,“还是个漂亮姑娘,你可得珍惜了。”吴念抬起头来,没有说话,看向了言墨雪,以及言墨雪身后那火药味十足的听风楼,和那窗台露出个头来对着自己笑青宓。

    “她怎么来了?”

    吴念惊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