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3章 守着姑奶奶的白记

    嗯?

    这?

    不见了?!

    姑奶奶留的金光闪闪的字被自己等人吃了?

    不对,确切的说,是字它自己跑他们身体里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道应该什么反应。

    此时,一道轻轻的叹气凭空声音响起,一如她以往的清甜软糯,带着丝丝的眷恋和不舍。

    「知道你们孝顺,无须找寻,这是姑奶奶我历练前送你们的礼物。」

    本来金色字便粉末没入身体里,大家就懵了一下,毕竟第一次遇到。

    虽然不懂,可他们知道,这肯定是姑奶奶留给他们的好东西。

    现在又听到了白曦的话,就更是坚定了。

    「姑奶奶?!」

    太好了,是姑奶奶,姑奶奶给大家伙留话呢。

    至于礼物。

    对村民们来说,姑奶奶总是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给大家赏东西,大家也很是珍惜和开心。

    但这次让大家开心的不是因为白曦留下的礼物,而是因为村民们发现她不在正难过担心呢,下一刻就知道她给留了话,也不是不辞而别,这心情可想而知,堪比从地狱转而升上天堂。

    白曦只是留下了话,金色的字消失后,却没再有下一句。

    哪怕村民们伸着脖子,仰着脑袋等了好久,却也没有等到后续和什么变化。

    现场静悄悄的,除了村民们的呼吸声和等待时候的偶尔一两句低低的话儿,再没有其他。

    大约过去了十分钟,大家这才接受了事实。

    姑奶奶真走啦,不知道去哪里历练去了,悄悄的,谁也不惊动,就这么不见人啦。

    村民们担忧、不舍又难过,不知道是谁打头的,村民们跪了下去,冲着白曦的树屋磕了三个头。

    姑奶奶哪怕是在走之前,都在给他们留下东西来。

    村民们更咽着,好半天才说了一句,然后才相互的搀扶着站起来:「谢姑奶奶~」

    空中,白曦留下的一抹分身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无声的轻叹了一声。

    她眼中划过浅浅的不舍,下一秒分身闪了闪,似乎本体正遇到什么艰难的情况一样,猛地一下就消失了,只是消失之前,白曦的分身眉心明显皱了皱。

    没入村民们身体里的金色粉末其实是白曦炼化极品灵石后的些许灵气,是经过白曦提炼的,对牛罗村的人有益处。

    虽说不能修炼成仙,但对牛罗村的人来说,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健体,自此开始,牛罗村的人想不长寿都难。

    不止是在牛罗村的人,就是在外头的村民也没落下。

    他们一些人忙着忙着就看到了一道细细的金光飘来,然后在自己身前闪了闪,便没入身体里。

    海外是有些时差的,有些人睡着睡着,突然就醒过来,然后也清楚的看到了金色粉末进入身体里的一刻。

    只要是牛罗村的人,身上都会带着金牌牌,而金色粉末进入他们的身体的时候,金牌牌也被映照着亮了亮,丝毫没有一点阻拦,看到这金牌牌的情况,当事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而这一切的发生,除了牛罗村的人,并没有人能看到。

    他们在一块的,脸上划过一抹不解,哪怕不在一块的,也会当即给相熟的乡亲去电话询问,然后立马就给国内打电话。

    知道姑奶奶出去历练,在外的村民没有不担心的,可众人太知道白曦的性子了,而且也知道姑奶奶不愿意被打扰,便只能是暗戳戳的留意打探。

    只是,村民们似乎有些乐观,半个月过去,一个月过去,半年过去……

    牛罗村的人把白曦的消息瞒的很好,除了他们自己人,谁都不知道牛罗村的姑奶奶不见了。

    在国际上赫赫有名,在全球都举足轻重的白记,居然没能找到半点白曦的消息,竭尽全力,但都毫无丁点踪迹,让村民们一阵惊愕,就彷佛,彷佛她从未存在过一样。

    如果说一开始,村民们还算镇定自若,可时间一久,特别是半点消息和踪迹都没有寻到的时候,他们心里就慌了。

    但白曦多年来的教导也让他们能很快的冷静下来,大家都明白,可以慌,但更要冷静,冷静才能想到办法,也才能不让白记集团出现问题。

    不管姑奶奶去哪里历练,什么时候回来,只要白记集团在,就是他们守候姑奶奶的希望。

    姑奶奶可是留了话的,大家伙可不能让姑奶奶失望,万一姑奶奶回来,看到他们这么慌乱无措,甚至是出错了,那姑奶奶得多失望啊。

    姑奶奶不在,他们更要守好姑奶奶的白记,这也是大家伙的一个念想。

    大家都在各司其职,也在努力着,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白记集团的在商界是攻势更加猛烈了,处事也更加的凌厉。

    没白曦在,牛罗村的人脸上的笑容也少了几分,大家总会忙活的时候突然停下来,下意识的往树屋的方向望了望。

    有时候路过树屋,村民们会不自觉的停下来,望着树屋,眼里有着期待,期待下一秒白曦就会打开树屋的门从里头下来。

    但,他们看了看,树屋还是那个树屋,安安静静的,没有半点声响,更不用说出现村民们希望看到的人了。

    那个总是笑眼弯弯的夸着他们,关心他们的人,没出现。

    树屋的木塌上,再没有白曦懒洋洋看书的身影。

    村里也再没有白曦骑着小黑在村中溜达。

    葡萄树下的石桌也再不见白曦下午乘凉顺便给村里的小娃娃们编花环的身影。

    山坡也没有她带着一群三五岁的小娃娃烤地瓜的身影。

    小黑进山回来,不管拖着什么猎物,也再没有她笑盈盈的夸上一句,然后笑眼弯弯的说奖励一个大腿吃。

    白曦不在,牛罗村的人都极其的不适应。

    特别是陈大柳,他跟在白曦跟前这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她时不时的唤一声小柳,吩咐办事。

    所以,陈大柳总是彷佛能听到姑奶奶喊他。

    很多时候,陈大柳会突然猛地抬头或者是站起来,大声的应声:「哎,姑奶奶,小柳在呢。」

    然后,他看了看周围,回过神来又怔怔的,奄奄的垂眸,一脸失落的坐下来,姑奶奶出去历练了,还没有回来呢。

    /63/63134/29319641.html